德亲王面如死灰,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太后紧紧揪着胸口,一口气没上来,昏死过去。

  众人紧紧盯着那截断指,有之前的铺垫,似乎没有多少意外。心中却是另一番盘算,当初投靠太后一党的人,立即跪在地上道:“皇上,太后*后宫,诞下孽种混淆皇室血脉,其罪当……”株连九族!

  话未说完,便被人狠拽一把说话之人的袖口。

  户部尚书苏丛接着他们未说完的话说道:“太后惑乱后宫,罪该万死!”

  “这!苏大人……”吏部尚书方仲博不满苏丛抢他风头。

  苏丛仿若未闻,漫不经心的正衣冠,手却是横着擦过脖子。

  方仲博蹙眉,他看懂苏丛的暗示。略微思索,心中顿时一片通明。不禁有些感激苏丛及时拉住他!

  之前几位与他一同请皇上赐罪,可最后关键时刻,却全都噤声,若非苏丛拉住他,恐怕如今他已经正在承受皇上的怒火。

  其罪当诛!诛谁?

  皇上也是太后所出!

  “赐毒酒一杯,白绫三尺。”

  “德亲王……”范忠眼角斜睨一眼一脸颓然的德亲王。

  皇上阴冷的目光在太后与德亲王之间流转,手指弯曲,有节奏的敲击着扶手。

  他此刻还没有思量如何定罪。

  德亲王妃至始至终极为的清明,她也知晓凤啸此时心中在犹豫什么?他恨太后将他置于两难之地,处置稍有不妥,便会牵连他自身。就算下了赐死太后的口谕,也不能解掉这些年他对太后积压的仇恨。如今朝廷动荡不安,他暂时没有两全的法子,既能独善其身,也能名正言顺的铲除德亲王府一干人等。

  可若灭了德亲王府,这势必会引起轰动。

  那么最妥帖的法子,便是将德亲王贬为庶民。

  但是,凤啸决计不会留下凤源活口!

  看见凤啸将目光落在凤瑶与云初身上,余光扫过荣王,眼底隐匿着狠唳一闪而逝。

  德亲王妃心中大震,连忙说道:“但凭皇上处置,只是……罪不及出嫁女,望皇上开恩!”

  皇上眉头微扬,目光沉敛。

  “母妃……”凤瑶立即跪在德亲王妃身旁,话未出口,一旁的德亲王怒目圆睁,疯子一般挣脱内侍的钳制,冲上来一巴掌打在德亲王妃的脸上:“贱人!这里哪儿有你说话的份?你想死别拉着我!”面带惶恐之色,扑通跪在地上,生怕皇上听了德亲王妃的建议,慌忙从袖中掏出一张宣纸道:“皇兄,在魏洲这贱人有失妇德,处死我的婢妾,善嫉犯七出,早已写好出妻书将她休弃。她怕丢了萧家脸面,这才要拉着我一同赴死。”

  范忠眸光微闪,拿走德亲王的出妻书,递给皇上。

  皇上看都不曾看一眼,阴鸷的盯着德亲王,仿佛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破绽。

  他与萧宁素来不和,不会不知晓这出妻书一出,那么萧宁与他毫无干系。太后所做的罪孽,牵涉不到萧宁。

  他是当真不知情,还是故意为之?

  看着德亲王贪生怕死的模样,皇上眼底闪过冷芒,他自私自利,断不会放过萧宁自由。

  所以,这是当真不知其中利害关系?

  太后这时幽幽醒来,听到德亲王的一席话,厉声说道:“源儿你胡说什么!你何时休了她?哀家怎得不知晓?”

  太后恨得咬紧牙关,她即将要死,怎么甘心让萧宁逍遥自在的活着?

  斗了那么多年,要死便一起死!

  德亲王忙不迭的说道:“母后,您怎么忘了?您也催促我休了这贱人,已经暗中在玉碟上除掉她的名!还打算让我娶苏大人的嫡女做继室,帮你一起对付这对母女!”

  凤瑶与德亲王妃一脸讶异,不明白德亲王为何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太后早被德亲王气疯,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

  苏丛微微变色,看了一眼同样面色苍白的苏巧巧,心中有些庆幸,幸好事发得早,不然苏府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皇兄,这贱人已经玉碟除名,她不是我的媳妇,我不要死,还不想死,我……我立即回魏洲……”德亲王突然起身,朝门口冲去。

  御林军挡在德亲王面前。

  德亲王看着他们挎着刀,吓得双腿发软。

  御史与内阁大臣上前一步道:“皇上,若德亲王妃当真玉碟除名,罪当不祸及她。”

  皇上沉默片刻,吩咐范忠去察看玉碟。

  不消片刻,范忠匆匆赶来,冲皇上点头:“玉碟上的确除掉萧氏之名。”

  “这样……”皇上起身道:“虽有罪不及出嫁女之说,可得看事情轻重。此事事关皇室血统颜面,朕若不追究,如何面对先皇、列祖列宗?将凤源、凤瑶玉碟除名,贬为庶民,羁押大牢。”

  阴沉的扫过萧宁:“明日早朝再议。”甩袖阔步离开。

  御林军带走凤源,两位上前来缉拿凤瑶。

  凤瑶看向云初,他温和略带安抚的目光,令她慌乱的内心,平定下来。

  她知道,他不会让她有事。

  “我自己走。”凤瑶起身挥开御林军的手,浅笑的看着萧氏:“母亲,不要为我担心。”

  母亲没事,她心中很是欣慰。

  这是最好的一个结果。

  她不知道凤源有心无心,这一刻,她感激他。

  “瑶儿……”萧氏爬起身,追了几步,荣王妃拉住她:“瑶儿这孩子是有大福之人,她会没事的。”

  众人心知肚明,这话不过是安慰而已。

  贬为庶民,仍旧羁押大牢,恐怕不会轻易了结。

  “回府。”云初在萧氏身旁一顿,疾步出宫。

  一行人回到王府,直接去了书房。

  萧氏直接道出心底的疑惑:“与他夫妻多年,纵然不和,可他不会轻易休我。这件事我并不知风声,他今夜所言并非是真。女婿……”直接看着云初,后面的话并没有再说。

  “他念了夫妻情分。”云初缓缓的说道,他的确有所准备,情况不对的时候,在各处待命的人接到命令,将高文刺死在狱中。内侍在混乱中将备好的出妻书塞给德亲王,他并未胁迫,可德亲王仍旧顺着他们的安排演了一出戏,保萧氏一命,可见并非是无情之人。

  “你怎么知道今夜会出这样的事?”萧氏喃喃的说道。

  “我并不确定,只是做了准备。没有最好,发生了也不至于措手不及。”云初面覆寒霜,没有保护好凤瑶,令她深陷囫囵。“父王,明日早朝再议此事,只是幌子。无论商议结果如何,他都不会让他们活着出来。”

  “这……”萧氏满脸惊色,却也深知凤啸的为人,惨然一笑:“他定会让他们死在狱中,按个暴毙的名头,倒也全了他的声名。”

  云初墨黑的眸子里冷芒陡然乍现:“瑶儿乃是荣王府的人,岂是他轻易能够处置。何况,瑶儿的学生文妗取得成绩,声名远播。许多闺中女子无不向往之,就算我舍得,她们也是断然不让!”

  荣王咂摸出云初的心思,眼前一亮:“猜不准他什么时候动手,我们这边越快出手越好。”

  云初忽而一笑:“石韦早已去办。”

  “那眼下该如何?”荣王妃焦急的说道,也知晓凤瑶的处境,面色凝重几分。

  “等!”

  这时,荣王手下副将进来禀报道:“王爷,太后已经去了。”

  屋子里霎时静了下来。

  云初眉宇间一片森冷,对萧氏时,冰冷的语气缓了几分:“夜色已深,岳母今夜便在府上歇下。”

  萧氏看着云初离开的身影,歉疚的说道:“打扰了。”

  荣王妃摇了摇头,萧氏是个命苦之人,眼下发生这样的事,瑶儿生死未卜,她心里恐怕不好受,不知能否承受得住:“亲家母放心,初儿断不会让瑶儿有事。”

  萧氏牵强的扯动唇角,颔首跟着荣王妃去客房。

  ……

  此刻,三房与大房完全不同的氛围。

  三夫人一路上心情飞扬,她多次栽在凤瑶手中,一直被大房压制。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是阉人的后人!

  “哈哈哈哈……当真是大快人心,只是揭发的凤敏却没有落得好下场。若她侥幸不死,我定要感谢她一番。”三夫人许久不曾这么痛快过,她相信皇上绝不会让凤瑶活着出来,否则也不会将她下大牢。

  “夫人,没有世子妃在,今后这府中谁还能压您一头?”问柳跪在地上替三夫人捶腿,谁人不知王妃不管事,若非世子妃窜惙着,如何会受这么多气?

  三夫人讥笑道:“呸!一个阉人的后孙,也配做王府世子妃?”突然想起什么,眼底闪过愤然之色:“樱儿,今夜你怎得不出来指证她?倒是便宜她,令她多活几个时辰。”

  云樱心不在焉,手指无意识的绞紧帕子。

  “樱儿,你怎么了?”三夫人察觉到云樱不对劲,略有些担心:“莫不是换衣裳的时候,出了什么事?”

  云樱被三夫人推搡一下,回过神来,咬着唇瓣。忧心忡忡的说道:“母亲,我……我被她逮个正着,她手里捏着我的把柄,当时指证她,恐怕这火烧藏书阁的罪名担在我的头上。她如今在天牢,想见一面拿回我的东西,根本不可能。就怕到时候,她拉着我垫背。”

  三夫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你说她捏着你的把柄?”

  “母亲,您说怎么办?”云樱心里很后悔,怨自己草率了。眼下因为太后的事情,藏书阁反而不受人重视,毕竟是没有查出凶手来,皇上气急了没有上心。等事情尘埃落定,将案子翻出来,她背上这罪名定是死路一条!

  三夫人意识到事态严重,心里火烧火燎:“要不……去找献王?”

  云樱摇头,蹙眉道:“母亲,献王不过是利用我们。如今出这样大的事情,他暂且避风头来不及,怎么会在这当口帮忙?”

  “他身为王爷可以进大牢,从凤瑶手里拿回来那可东珠,她也就没有法子了!”三夫人心里生出一计,这个时候凤瑶就算死在大牢中,皇上也不会管吧?

  云樱默然三夫人的这个想法。

  三夫人怕事出意外,当即便去了献王府。

  ……

  天牢中,凤瑶与凤源关在一处。

  凤源一进来,就缩在角落里,死气沉沉。

  凤瑶靠在另一边,脑子里依旧很乱,梳理好所发生的事情,对凤源说道:“谢谢你。”

  凤源一愣,转头看向凤瑶,自嘲的笑道:“我可不是救她,云初让人给我这个,我顺他心意做了,他念在这份恩情,也会救我一命。”说完,又把头埋在膝盖中间。

  “还是要谢谢你。”

  不管出于什么目地。

  毕竟救了母亲一命。

  “你这人!”凤源气急,气恨的说道:“云初没有救我出去,到时候我定会攀咬他一口。”

  凤瑶看他一眼,抱着双臂呼出一口浊气。

  这里面真是阴冷。

  那些尘封在深处的灰暗记忆,隐隐有破封而出的趋势。

  凤瑶浑身抖了抖,缓缓朝凤源靠近。

  凤源手臂被碰一下,抬头看着凤瑶紧盯着牢门,面泛苍白之色。皱了皱眉,嘟囔一句,懒得理会。

  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

  凤瑶警惕的盯着入口处,手无意识的拽着凤源的手臂。

  凤源痛得皱眉,挥动一下,没有挣脱,也跟着看向门口。

  一袭银白锦袍的献王站在外面,狱卒打开门。

  献王挥挥酸臭气息,踏进牢门内,在凤瑶身前站定:“倒是没有想到咱们会在这样的环境下相见,世子妃才智无双,就这样死在天牢中,未免太可惜?”顿了顿,轻笑道:“本王倒是有些不忍。”

  凤瑶垂下眼眸。

  “世子妃今夜还未用膳,本王给你带来些吃食。”献王示意,身后的奴才将一碗饭菜端出来摆在地上。

  凤瑶看着碗里是她爱吃的菜,眉头一挑:“王爷来此,有何目地?”

  “世子妃果然是一副玲珑心肝,本王想向世子妃讨要一颗东珠。不知这顿饭食,可足矣?”

  “东西我丢了,王爷白来一回,饭食请带回。”凤瑶眼皮不掀的说道。

  献王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好强人所难。只是赏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的道理。”见凤瑶无动于衷,冷声道:“莫不是世子妃受了惊吓,需要人伺候?”

  凤瑶盯着这碗饭,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他来意不善。

  这饭,恐怕不是那么好吃!

  献王冷哼一声,背转过身。奴才得命,跪在地上端起碗喂凤瑶。

欢迎大家访问:花生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916book.com/book/43328/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