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黎泰丧子

小说:归一 作者:风御九秋 我要报错
  /

  吴中元言罢,祝千卫和吴舟躬身应是,跟在吴中元身后往王宫去。

  前往王宫的途中,吴中元又冲吴舟介绍了祝千卫,吴舟有些尴尬的与祝千卫见礼。

  熊族的议政之处名为中天殿,族内的勇士和巫师晨议也在此处,其性质相当于后世的金銮殿。

  到得中天殿,吴中元没有往正北王座去,而是自近门的位子上坐了,祝千卫和吴舟坐于下首。

  他之所以把吴舟叫来,主要是因为祝千卫挑选亲兵禁卫需要有人带路,吴舟是个老实人,没什么心机,但对于各大垣城的城主来说是他个熟面孔,有他带路,也方便祝千卫往各处挑兵选将。

  坐下之后吴中元冲吴舟简单说明了自己要组建亲兵禁卫的想法,然后命他带领祝千卫前往各大垣城挑选禁卫人选。

  吴舟正襟危坐的听完吴中元的讲说,然后小心翼翼说道,“大吴,征调兵马是需要您下达旨意的,还请发下朱笔圣谕,以便行事。”

  吴中元点头起身,走到王位的桌案旁,蘸了朱砂红漆,提笔书写圣旨。

  吴舟趁机又问,“敢问大吴,此事可要知会左辅殿和右弼宫?”

  “不必,”吴中元摇头说道,“亲兵禁卫由我直辖,不受左辅殿和右弼宫节制。”

  吴舟闻言惶恐点头,以眼角余光看了祝千卫一眼,犹豫过后又问,“大吴,千卫太玄乃外族勇士,编入本族勇士队列,可要告知左辅殿二位殿主?”

  “不用,”吴中元再度摇头,“祝千卫不入熊族勇士队列,仍然保留原姓,统领亲兵,效忠于我。”

  吴舟闻言面露惊惶,懦懦低头,欲言又止。

  “吴舟居山,你对黄帝大人的旨意可有异议?”祝千卫冷声问道。

  “没有,没有,大吴乾纲独断,所发旨意,我等理当领命遵从,”吴舟连连摆手,“我只是想到大人的用度和住处需要左辅殿安排,故此才会有此一问,大人万万不要误会。”

  “他的住所和用度由王宫负责。”吴中元写了圣旨,加盖了大吴印记,拎在手里走回来交给了祝千卫。

  吴舟本以为吴中元会将圣旨给他,没想到吴中元竟然给了祝千卫,至此一举就说明吴中元对祝千卫何其信任,眼见二人神态,知道他们还有话说,便起身告辞,“大吴,我这便回去收拾行装。”

  “嗯,你去吧,”吴中元点了点头,“对了,传令织造处,赶制黄衣黄披两千套……”

  “大人,只需六百套。”祝千卫说道。

  吴中元歪头看向祝千卫,二人原本议定的禁卫数量是两千人,祝千卫要八百套就说明他想要缩减人员。

  见吴中元转头,祝千卫又重复了一遍,“可织造八百套,留两百备用。”

  “成,那就八百套。”吴中元看向吴舟。

  吴舟拱手领命,起身离开。

  吴中元也没有继续待在中天殿,而是带着祝千卫出得殿门,“为何缩减人数?”

  祝千卫说道,“大人,近些时日末将反复想过,两千亲兵人数偏多,亲兵一不戍边,二不驻防,人数太多反倒流于臃肿,也容易与左辅殿和右弼宫生出间隙。六百人足够了,重甲可以裁去,即便他日需要外出驰援,重甲骑兵也难得迅速。这六百人全部配备轻盔,分配弓箭火铳,各自三百,严加训练,力争以一当十。”

  “有道理,”吴中元点了点头,转而又问,“临阵对敌,少不得兵马士卒,我有心让你统领天下兵马,运筹调度,你意下如何?”

  “大人器重,末将惶恐,”祝千卫摇头说道,“不过依末将看来此事难能可为,而今兵权分散在各大垣城的城主手中,若是强行抽调,会导致军心不稳。”

  祝千卫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低声说道,“大人即便有心亲掌兵权,也不能操之过急,此事需从长计议。”

  吴中元缓缓点头,带着祝千卫步入东偏殿,祝千卫是禁军统领,得让他熟悉王宫环境。

  自王宫转了一圈儿,二人来到前殿,吴中元为祝千卫指定了住处,就住在前殿东侧厢房。

  他这么安排有三个目的,一是凸显祝千卫禁军统领的重要地位。二是万一王宫发生意外祝千卫也能及时处理,最后还有个原因就是前殿西厢是为禁军副统领准备的,而副统领的人选早已是他内定了的。

  为祝千卫指定了住处,吴中元便带着祝千卫离开王宫,去往左辅殿。

  他回来的消息已经被吴舟告知了一干高阶勇士,此时吴君月和吴季等人都在左辅殿等候,吴中元可能会召见他们,也可能不会,但一旦召见他们必须保证吴中元能找到他们。

  吴中元向众人引见了祝千卫,也将他的来历以及日后的职务告诉了众人,包括吴君月在内的众人都冲祝千卫表达了善意和友好。

  不过善意和友好只是表面上的,这些人心里可能并不喜欢祝千卫,原因很简单,他是个外姓人,而且所担任的职务也非常特殊,禁卫统领无疑是黄帝身边最亲近的人。

  离开左辅殿的时候吴中元叫上了吴君月和吴季,四人一起来到右弼宫。

  吴荻开门将四人迎了进去,吴中元先命吴荻去喊吴融,又趁机冲老瞎子介绍了祝千卫。

  片刻过后,吴融来到,吴中元冲祝千卫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我们有要事商议。”

  “是。”祝千卫躬身应是,冲众人拱手作别,出门去了。

  至此一举,就令众人对祝千卫的敌意大减,吴中元这么做说明祝千卫虽然担任禁军统领,却并没有进入权利核心,重要的事情还是吴中元本人加上他们四位殿主宫主合议决断。

  吴中元召集他们是要告诉他们己方得到了大量的援助,但他并没有急于宣布此事,而是先问内政。

  实际上他离开的时间并不长,也就几天时间,在此期间也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来了五六个部落的使者,听闻信任大吴即将继位,前来道贺观礼。

  这些小部落原本就依附于熊族,此番是不请自来的,已经安顿在了城中驿馆。

  救灾的米粮已经发往各大垣城,羽族送来的油脂和皮毛也都全部入库,另外,白熊一族送来了大量的硫磺石,已被大夼接收并转运大泽。

  这都是内政,还有外事,熊族在牛族和鸟族都安插有眼线,这倒不是因为熊族卑鄙才这么做,而是这属于惯例,就像牛族和鸟族也会在熊族安插眼线一样,都希望在第一时间知道对方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段时间牛族和鸟族各发生了一件大事,牛族突然之间得到了大量的野马和骆驼,谁送的不知道,但数量很多,超过万头,虽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牛族缺粮的窘境,却也能够解他们燃眉之急。

  在众人猜测牛族从哪里得来这么多野马和骆驼的时候,吴中元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但他却无法说出自己的猜测,因为他怀疑这些野马和骆驼是魔族暗中资助给牛族的,对于姜正已经投靠魔族一事,他不准备告诉任何人,包括吴荻和老瞎子他都不准备说。

  鸟族发生的大事是个倒霉事儿,确切的说是个丧事,黎泰有两个儿子和四个女儿,小儿子是老末儿,不过十岁出头儿,前几天被马蜂给蛰死了。

  “冬天哪儿来的马蜂?”吴中元疑惑皱眉。

  消息是吴季得到的,就由他解答,“大吴所言极是,我们也在疑惑,但是据王宫传出的消息,黎升确是被马蜂蜇咬身亡。”

  “什么时候的事情?”吴中元追问。

  吴季回忆过后出言回答,“两天之前。”

  “咱们是佯装不知,还是派人前去吊唁?”吴荻看向吴中元。

  “还是派人去一趟吧,”吴中元说道,“我正位的是三族黄帝,也应该通知牛族和鸟族,让使臣顺便儿带些礼物过去吧,齐全礼数。”

  吴中元言罢,众人尽皆点头,老瞎子离的较远,也不知道是真困了还是假困了,此时正在打瞌睡。

  “使节由谁担任?”吴君月问道。

  “你们看着办吧,身份不要太低,至少也得紫气高手。”吴中元说道。

  见众人不再说话,吴中元清了清嗓子,出言说道,“我有个好消息好告知诸位,我刚刚得到了一批兵器,当有两千多件,其中单是玄铁利器就有一千余件。”

  听得吴中元言语,众人按捺不住心中的惊诧,惊呼出声,玄铁利器极为少见,熊族的勇士和巫师目前使用的几乎全是铜质兵器,一千多件玄铁兵器,这不是一般的好消息,而是天大的好消息,虽然这时候没有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说法,但谁都知道兵器对于战争的重要性,而且众人也都知道玄铁兵器与普通兵器的区别,它们锋利无比,寻常盔甲根本就无法防御阻挡。

  不止是吴荻等人,连正在打盹儿的老瞎子也激动的睁眼了眼睛,尽管他的眼睛已经瞎了。

  吴中元又道,“除了这些玄铁兵器,我们还得到了大量的补气丹药,除了寻常的补气丹药,还有许多提升类补气丹药,我这次召集诸位过来,就是要告知此事,同时也想征求一下诸位的意见,如何分配和使用这些东西……”

欢迎大家访问:花生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916book.com/book/21758/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