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刚落地,空中就尾随落下瓢泼大雨,为这二月刚刚开始升了少许温度的南洲拉回几丝凉意。

  没有直接去京城,周阳跟着纪广生父女先回到南洲,从正月初五出去到现在也才一个月,却接二连三发生那么多事,周阳有种隔世之感。

  下飞机后,周阳深深吸了一口,空气还是那样的亲切,让他一直紧绷着的情绪终于缓了缓。

  山居墅。

  一看到周阳,恰好刚回来的岳峰就拉着对方大吐苦水,他并不清楚这段时间周阳经历了什么,也不懂这几天纪广生父女去了哪里,更没有去问他们为什么会一起出现在这里。

  主要是福利院的事情实在太多啦,多的岳峰几乎都没有时间在家休息,如果今天不是母亲一连窜电话非要他回家吃顿饭,说不定又是几天见不到人。

  对于岳峰的埋怨,周阳全盘接收,只能勉强赔笑,谁让对方是他“请”来的呢。

  不过埋怨归埋怨,岳峰绝对不会想要退出,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虽然苦点累点,但都是自己内心愿意去做的事情。

  “对了,周哥,听我妈说这段时间慕心语每天都会来一趟找你,别怪我多嘴啊,外面的花花世界再好,你可不能辜负了那姑娘,多好的女孩。”此时,客厅内就周阳跟岳峰两人。

  岳峰用着不等同年龄的口吻老气横秋道,说到底,他比周阳还小一点。

  “而且每次来都会等好久,我看着都挺难过的……”岳峰话未说完,却发现周阳的目光痴痴地看着大门处,像是根本没有认真听他说话。

  岳峰顺着对方目光看过去,发现门口站着一人,正是他刚才口中还说着的慕心语。

  岳峰连忙住口不语,起身离开,将地方留着这对年轻的男女。

  慕心语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门口迟迟不敢踏入,手中撑着的雨伞滑落在地。

  三十二天,整整失联了三十二天,慕心语几乎能准确地掐到与周阳失去联系的每一分钟。

  这段时间,慕心语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的,仿佛自己的世界失去了空气般窒息,仿佛自己的心脏掉入了深渊般痛楚。

  她想了不知多少办法,能找的朋友都找了个遍,就是无法得到周阳的消息,哪怕后来姜天铭几乎都在躲着她。

  虽然那时候姜天铭已经得到周阳被掳的消息,只是太过机密,不能告知她。

  然而此时,朝思暮念的人就站在自己眼前,她却站在原地不敢上前。

  “周…阳。”慕心语的声音带着疑问跟颤抖,目光很是恍惚,眼眸中瞬间布满了雾气。

  “是我,我回来了。”周阳起身,四目相对,神情愧疚地柔声说道。

  “呜呜呜呜……”得到回应后,慕心语不再矜持,满怀扑到周阳身上,“是你,真的是你…”

  “呜呜呜呜,我以为你出事了……你吓死我了……”慕心语一边哭泣一边拍打着周阳的胸口。

  “我打不通你电话,姜大哥也说联系不上你…呜呜呜…吓死我了…”

  今天正好是周末,慕心语一如往常般来到山居墅,怎料天天心里想着的那个人真的回来了,激动与委屈的情绪顷刻间如同洪水开闸,一发不可收拾。

  曾经有位诗人说过,你高兴时,我能为你开心好几天,你哭一次,我会为你难过好几年。

  话虽夸张,但却映照了此时周阳内心的真实感受。

  不懂得怎去安慰,任由慕心语拍着自己胸口,耳边都是对方的哭诉,衣襟湿透了一大片,说实话,从倭国回来后的这几天,他一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慕心语,所以也就一直拖着不敢联系。

  哭泣声渐渐小了,周阳这才察觉,不知何时慕心语依靠在他的胸口已经睡着,不难看出,在他失踪的这段时间,慕心语内心有多煎熬与疲惫。

  周阳不敢有大动作,生怕吵醒对方,只是身体微微倾斜多承受些重量,让对方依靠的姿势更舒适一些。

  两人就这样相拥在客厅内,伴随着屋外的雨声,享受着难得的温存。

  正值中午,因为今天儿子回来,岳峰的母亲亲自下厨做好了午饭,刚想喊大家伙吃饭,发现这个情况,连忙捂住嘴巴,偷笑着离开,跟在厨房内打下手的李婶儿轻声说笑。

  不只是她,连多次想要回客厅的纪如莫都被纪广生一直按在楼上,不让下楼。

  过了许久,外面一道闷雷惊醒了慕心语,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还靠在周阳身上,连忙想要后退,可保持一个姿势太久了,麻木的双腿让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周阳见势急忙拖住对方,不由分说,将对方抱到沙发上,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令这对年轻男女都有些局促。

  周阳倒还好,满脑子都是愧疚,心想该如何面对对方,慕心语却是满脸通红,一时间忘记了种种委屈,羞涩难当。

  不管什么性格的女人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感情动物,为了心里的爱,什么都会去做,只要陷入了感情,弄丢的也是自己,甚至是性命。

  白小柔是这样,慕心语也是这样。

  “对不起。”周阳望着眼前还有着梨花带雨的女孩,轻声说道,只不过嘴角的苦涩无法言喻。

  “不要说对不起,你没事就好,回来了就好。”慕心语嫣然一笑,还挂着泪珠的脸庞如同雨后绽放的怡人花朵,想要摸摸周阳的脸颊,却又羞得没有抬手。

  随后两人陷入沉默,除了目光相对之外,纵有千言万语又不知从何说起。

  “开饭啦,开饭啦。”时不时就会瞄几眼的岳峰母亲顺势打破僵局,在厨房内就扯开嗓子喊道。

  “噔噔噔瞪。”楼上的大家伙终于瞅准了机会一股脑全部下来,走在最前面的岳峰目不斜视,就当没看到眼前的情况,直接绕过沙发往餐厅走去。

  “呀,慕姐姐来啦,快来,一起吃饭。”当然,有纪如莫这样的小机灵鬼在完全不用担心气氛尴尬。

  慕心语被纪如莫拉起,大家伙难得聚到一起吃饭,自然少不了有说有笑,只有慕心语注意到周阳眉宇间时不时浮现出的心事。

欢迎大家访问:花生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916book.com/book/2173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