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老天保佑啊,是人家林医生救了你孙子好不!”

  林兆全见小孩子没事了,松了一口气说道。

  刚才在路上遇上谢老头背着他孙子和一般人慌乱地经过村子,林兆全上前一问,才知道这小娃子偷偷去游泳,溺水了,这是往山下的诊所送。

  从这里到山下诊所,就算是几个人轮着没这娃子飞跑下山,也要一个多小时,到诊所,这娃的命基本上没了。

  所以林兆全就带着谢老头他们来找诊所找林鹏飞,对于林鹏飞的医术,林兆全可是非常有信心的。

  现在林鹏飞能救活这娃子。

  说得再多,也没有林鹏飞治好这小娃子跟有宣传力。

  只要林鹏飞救活这娃子,相信林鹏飞的诊所的名气也会在附近村子里传开,到时候来林鹏飞这诊所看病的人就会多起来。

  不像现在这样,冷冷清清的,都除了村子里的人,基本上没有什么病人。

  而村里人到林鹏飞那诊所看病,林鹏飞基本上都没有挣什么钱,大家都为他着急啊!

  “就是,林医生他容易吗?你这一句话就把功劳给老天爷了!”

  吴莉莉不满地说道。

  现在这小孩子醒过来,大家都松了口气,也开起玩笑,缓解刚才压抑的气氛。

  “林医生,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孙子。”

  谢老头急忙向林鹏飞感谢道。

  要不是眼前这位年轻的林医生的话,自己孙子这条命真的要保不住了。

  “还好你们送的及时,在外了就真的没得救了。”

  林鹏飞说道。

  随即给这小孩子开了一些药物。

  “一共是三百六十块钱!”

  林鹏飞跟谢老头说了注意事项后,说道。

  既然规矩立了,就要按规矩办事,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好的,好的。”

  谢老头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多块钱递给林鹏飞说道:“林医生,走得匆忙,身边没有带多少钱,等会我回去再取。”

  自己孙子的命,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

  这林医生救了自己孙子的命,给他几千、上万块钱都是应该的。

  “谢老伯,我说了只要三百六十元,这是挂号费、诊断费、治疗费,还有药物费一起,多一分我都不回收的。”

  林鹏飞只取了三百六十元,其它的钱,全部都退还给谢老头。

  “林医生,你救了我们家孙子,这一点钱怎么够表示我们家对你的感激呢。”

  谢老头急忙说道,又把钱推给林鹏飞。

  “谢老伯,你没有看到我这上面的牌子吗?你可不能让我砸了自己的招牌,要不然以后还有谁到我这里看病啊!”

  林鹏飞指指上面挂着的规章制度说道。

  谢老头认识字,简单看了看上面的字,犹豫了下,也就不强求了。

  既然林医生不收自己的钱,自己用别的方式感激他好了。

  “谢老伯,你背孩子回去,他现在很虚弱,要好好休息。”

  林鹏飞对谢老头交代道。

  ……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自从谢老头孙子事情后,开始有附近山村的人来诊所看病了。

  都是一些小病,林鹏飞开了些药,或者针灸下,基本上都好了。

  虽然比去山下的诊所看病贵了一些,可基本上都是药到病除,一次就把病给治好了。

  不像山下的诊所,治病最少都要三四天才能好,甚至有时候看个半个月都没有看好,最后还要去镇上或者县里的医院。

  虽然山下的诊所看一次的费用都比林鹏飞这诊所便宜,可是三四天治疗下去,这费用就比林鹏飞这诊所的费用高上不少。

  大家都不傻,都会算账。

  在林鹏飞这里看病,病好的快,不用被病魔折磨好几天,而起算起来实际上还省钱,大家都选择到林鹏飞的诊所看病了。

  一个月时间过去,附近十几个村子的人都知道迦南村有一位神医林鹏飞,也知道了这“名医诊所”。

  生病了,第一个选择都是到林鹏飞这里看病。

  林鹏飞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基本上都是药到病除,一天就病好了,那些严重一点的病,也就三两天的时间就治好了。

  这让林鹏飞这位神医的名气连山下都传开了,甚至山下新村都有村民上山看病。

  现在林鹏飞这诊所可以说病人络绎不绝了。

  “林医生,你太厉害了,我家这孙子发烧都半个月了,去县城、市里的医院都看了好几回,钱花了不少,愣是没有治好,你昨天开的药,吃了两幅,今天这烧都退下来了。”

  一位年轻妈妈抱着五岁大的孩子坐在林鹏飞面前,激动地说道。

  孩子半个月前发高烧,自己夫妻带着孩子去县里、市里的医院看了好几回,又是吃药,又是打针、挂点滴,就是高烧不退,就算是退了,过个半天这身体有开始发烧了。

  这可把他们夫妻给愁死了,这孩子发烧都半个月了,这样下去,就算是孩子发烧治好了,这脑子都会被烧坏了。

  他们都准备去魔都大医院给孩子治病了,听村里人说山上有一个诊所医生贼牛叉,尤其是治疗伤风感冒发烧,基本上都一天就好了。

  一个人这么说也就算了,可好几个村民都这么说,他们都是亲自去看病或者家里的孩子去看病,都是亲身经历。

  这让他们心动了,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到山上给这位年轻医生看看,结果一副药下去,孩子的烧就退下来了。

  早上醒过来,孩子体温也没有身高。

  激动的他们带着孩子到这里复诊。

  只不过现在来这里看病的人太多了,他们八点钟过来,也在院子里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

  这还是这位林医生看病的速度快,要是像县城里那些医生看病的速度,自己等到中午,都未必能排上。

  “烧已经退下来,已经没事,今天把最后一幅药吃了,就不用再来看了,以后注意下孩子的饮食,不能再偏食了,要多吃蔬菜、水果……”

  林鹏飞给小孩子检查了下,对这年轻夫妻说道。

  最近来自己这里看病的,基本上都是一个平常常见的伤风感冒之类的病,非常简单,林鹏飞基本上两分钟就可以看一位。

欢迎大家访问:花生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916book.com/book/2168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