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了头天的会议之后,信心满满的赫尔曼心里头无比汗颜。

  以往,都是ARM团队拿着最新型的设计方案,去孵化市场,催生应用。

  如今到了元启科技的头上,竟然被人反过来倒逼。

  这让一直以技术水准自居的ARM团队,感到空前的紧迫感。

  好在,吴涛旗下对于芯片的应用,除却Lotus品牌这种高端潮流的需求之外,也不乏大量的常规型场合。

  尤其是华夏市场上的众多芯片应用商,大都依托在华夏电子芯片协会的名下。

  这方面,也是始终绕不开吴涛的影响力范畴。

  当然,在等待克里斯团队紧急赶过来的时间里,赫尔曼一行人也没闲着。

  不仅柳若曦的电子芯片协会有好几场交流研讨会等着他们,就连倪光南的芯片发展研究所,以及顾学礼牵头下的各大高校IC学院,都有规模不一的各种交流会候着他们。

  一时间,金陵的学术氛围空前浓厚。

  新世纪大酒店的会议中心日程被安排得满满的,连带着老牌星级酒店玄武酒店,也跟着宾客盈门,条幅满挂。

  好不容易逮到次机会,各路专家全都卯着劲儿,要从这个剑桥团队身上,拔下些猛料来。

  赫尔曼一行人一改先前的讲话留三分姿态,调出十二分的注意力来应对。

  柳若曦忙活在外,吴涛干脆趁机去拜访安定国,毕竟是答应过安蓉的事儿。

  自古以来,官家的面就不好见。

  即便以吴涛如今的身份和地位,想要在工作时间随见随到地看到安定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实在是安定国到了他现在这位置上,身不由已的太多了。

  所以吴涛一连在办公室里等了半个多钟头,方才见到匆匆而来的老安同志。

  见到吴涛到来,老安同志又要了一杯浓茶,抱在怀里,强打起精神来。

  虽说位高权重之人都是精力旺盛之辈,可是年纪不饶人,吴涛往老安跟前一凑,恍然发现自己这准岳父的鬓角上白了不少。

  “安叔,其实我来也没什么正事,就是随便找你聊聊。”

  说这话,吴涛是希望老安同志能够把这一次见面当作是一种放松。

  否则那根神经总是绷着,别说老同志身体受不了,就是年轻人身体也扛不住。

  哪知道安定国压根不领情,挥挥手道:“行了,咱爷俩只有半个小时功夫,有话赶紧说。况且你小子那日程安排得比我还严实,你当我不知道?”

  “……这几天全金陵街头巷尾的老百姓,都在大谈芯片这、芯片那的,这里头你能少忙活了?”

  “哈哈~”吴涛洒然一笑,“老百姓对于众南海里头的事,比你我都清楚,还有什么是他们不能谈的?”

  “……不过话说回来,”吴涛笑完之后,顿了顿道:“要真说靠着几场热火朝天的研讨会,就能把国内落后了几十年的半导体产业局面拉上来,那也不现实。”

  安定国点点头,“你小子这种时候,都能看得清,我就喜欢你这一点。不过你们这次造出来的声势,倒是让我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

  “哦?”吴涛端起自己的茶杯,静待着老安同志的下文。

  安定国大喝了一口浓茶,润了润嗓子道,“一直以来,金陵这座城市,都没有个合适的标签或者说名片。”

  “……至于说六朝古都这个名片,那是老祖宗留下的。一座城市要想发展壮大,像国际化大都市的规模发展,眼光要定位在未来。”

  “……之前也提起过半导体之城,可是不贴切,也不真实。这两天我一直在想,芯片之都的定位,会不会好一些?”

  “……今后金陵的发展,便以芯片之都的定位,优化产业结构,使高精尖产业带来的GDP成为地方GDP的重要组成部分。最起码也要超过房地产及其相关产业带来的增长和份量。”

  吴涛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老安同志这志向可真够远大的。

  如果他知道未来房地产业在GDP中占据的份额高达一多半以上,还敢不敢这样说?

  不过话说回来,有这样的志气,总是值得肯定的。

  “安叔,我觉得这样做,完全可行。”吴涛只顾着肯定,并没有发表太多意见。

  如此一来,倒是让老安同志急了,“我知道这可能有难度,但咱们爷俩,有什么说什么,还用得着藏着掖着那一套吗?”

  “……况且,我这几天还在为那份改变GDP为导向的报告头疼呢。”

  这就让吴涛不得不正视了,于是放下杯子道:“安叔,我说实话,跟你说的话,比我亲爸说的都多。我跟您,什么时候藏着掖着过?”

  “……当然了,您对芯片产业未来的产业规模定的目标的确是高了一点,但是不妨碍你的芯片之都定位很好。而且,对于那份改变GDP为导向的报告问题,你自己都给出了解决思路,还有什么好头疼的呢?”

  “嘿,”安定国一挪屁股,挠挠头,“我倒被你小子给说糊涂了,我什么时候拿出了解决思路了?”

  吴涛笑着说,“前几年春晚上,有个赵丽蓉老师的小品,叫做如此包装,还记得不?”

  安定国点点头。

  “那小品虽然是一种讽刺,但其实也给很多人、很多事务提供了广泛的解决思路。就像是脑白金、太阳神这些所谓的保健品,没有什么不是一场详细策划的包装,所不能解决的。”

  安定国听得云里雾里,“等等,你怎么越说,我越糊涂了。”

  “其实说白了,安叔,你那份报告内容都没问题,就是标题太过直白了,等于直接打上面脸了,不碰钉子才怪。”

  “……至于解决方案,你刚才对金陵的定位演绎就很好。优化产业结构,提高高精尖科技产业在GDP中的占比,这不就是变相地改变以GDP导向为纲的一种方法吗?”

  安定国听得一拍大腿,“要不说你小子的脑瓜子就是好使,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解了困扰我好多天的难题。”

  “就这么办了!”

  “那行!”吴涛长身而起,“安叔,那我就先走了,你趁机休息休息。”

  安定国跟着起身道,“你等等,这几天芯片研讨会搞得如火如荼的,我让电视台的人过去,多积累点素材,也好为后面的策划备足猛料。”

  吴涛摆摆手,“不用,安叔,我早就让人准备了。”

  “我倒是忘了,你都有自己的传媒集团了。”安定国一拍脑门,又叮嘱说,“一定要把精彩的素材送过来,不许藏私。”

  “一定一定。”吴涛连连应承,最后看了一眼老安同志鬓角的白发,想着也该去看看老吴同志了,总在背后默默支持他可不行。

  人到中年,从晚辈那儿获得的精神慰藉,比物质支持更重要。

欢迎大家访问:花生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916book.com/book/21652/1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