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5有缘再会

小说:天命相师 作者:鲲鹏听涛(书坊) 我要报错
  虽然唐丁来到这瑶池仙境,感觉高手遍地,但是其实这里普通人更多一些,那些修炼不及唐丁的人,占了绝大多数。

  其实,唐丁的实力,就算是在这高手遍地的瑶池仙境,也算是高手了。

  相对于唐丁来说,这里的人,都算是普通人了。

  现在,这几个普通人因为唐丁的原因,将会殒命在此,就算是唐丁经历过无数生死,也不免为这些人感伤,毕竟这些人是因为自己而死。

  这宜山监狱,并不是重刑犯监狱,关押的都是没有大罪,小偷小摸的人,这些人虽然有罪,但是罪不至死。

  唐丁把她们的监室门打开后,这些人并不敢出来,在唐丁连续呼喊了几遍后,才从监室出来,仿佛监室是他们的避风港。

  这宜山监狱,并不是严格的男女分开关押,关押的这些人中,有男有女。

  不管在哪里,犯罪都是不分男女的。

  不过这里跟外面正相反,外面是男人犯罪较多,而这里是女人犯罪较多,这大概跟所处的环境、男女的分工有关。

  “外面怎么了?”经过了唐丁的连续示好后,这几人终于意识到唐丁不是坏人,这才大着胆子问道。

  “怎么说呢,外面被人用钢板围住,并混凝土浇灌,如果没有意外发生,我们可能活不成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谁要杀我们?”

  “她们可能是为了杀我,你们只是被我连累。”

  “你是谁?”

  “我叫唐丁。”虽然这段时间,唐丁的名气很大,但是也只是这段时间名气大,实际上,没听过唐丁名字的人应该不少,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普通人。

  “唐丁?没听说过,她们为什么要杀你?是谁要杀你?”

  “谁?军情处,城卫军,杨凤楠,她们估计都想杀我。”唐丁自嘲了一下。

  “她们为什么要杀你?”这里面的人,应该被关在这里有段时间了,唐丁这几个月的声名鹊起,她们都不曾听说过。甚至,她们都不知道唐丁所说的杨凤楠就是蓬城城主。

  “我知道他是谁了。”这群人中仅有的一个男人,突然大声地说道。

  “他是谁?”

  “唐丁是蓬城最大帮派三清派的大龙头,全国通缉的要犯,据说犯的是谋反大罪。”这个男人把他所听说的唐丁的事迹,跟众人简单的说了。

  不过几人听到三清派和谋反大罪的字眼后,并没有仔细听,因为她们都已经惊呆了,她们没想到竟然和这么牛逼的人物,同在一个监室。

  有人想的更深一些,这种犯了谋反大罪的人,理应是抓到后装模作样的审判一番,然后判处极刑,并株连九族,这样才能起到警示众人的效果。

  但是这位谋反者并没有被朝廷捕捉,而是直接以混凝土浇灌,闷死在这里,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朝廷似乎没有把握捉拿到这个谋反者。

  这种猜测,跟大家看到的也一样,刚刚唐丁五雷正法发出时候的神威,大家都看在眼中。

  瑶池仙境,重视的是功力境界的提升,像唐丁的五雷正法这种正统道术,这里根本没有,所以,众人才会对没见过的事物惊恐。

  虽然听到了这男人的解释,几人对被“闷死”的前因后果有了了解,但是也不免为将来的必死结局而恐惧。

  几人脸上都有着必死的惊恐,本来大家都是罪不至死,有的犯了抢劫罪,有的只是小偷小摸,最重的也不过是五年就出来了,可是现在却要跟着这个谋反者陪葬。

  虽然众人心中都有不满,但是面对唐丁这么个实力强横的造反者,她们可不敢埋怨,因为不埋怨还能多活几天,如果埋怨很可能马上就得死。

  就这样,众人怀着恐惧,饥肠辘辘的在这里等了一天,虽然外面的浇灌已经完成,但是现在的空气却还够用,毕竟这监区的占地颇广,空间大,自然空气也多。

  但是如果没有外界的空气补充,再多的空气也会越用越少。

  这一天,唐丁几乎都知道了这些人都是犯了什么罪进来的,除了那个跟唐丁性别一样的男的不知道。

  “你是犯了什么事被抓进来的?”唐丁问那男人。

  “我媳妇偷人。”男人答非所问。

  “我没问你媳妇,我是问你怎么进来的。”唐丁踢了他一脚。

  “哦,是这样,我媳妇有了奸夫,然后准备杀我,她家很有势力,据说有个姐姐是军官。”

  “你媳妇和奸夫杀你,应该是她们进来,怎么你进来了?”“怎么军官杀人就不用负责吗?”“是啊,之前你怎么不说?”有了唐丁起头,就不用唐丁再问了,众人七嘴八舌的就问了。

  “不是,她们是准备杀我,但是被我提前发现了端倪,所以我就想了个办法,故意偷东西让人抓到,所以,我就被带到这里来了。”

  “哟,敢情你这是来躲避杀身之祸来了。”有人取笑他道。

  “可惜啊,这都是命,你就算躲到了这里,仍旧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这男人自己也感叹:就算是自己以为躲过了之前的杀身之祸,却没想到避不开这最后的死亡结局。

  不过这男人也算是有才,竟然能想到自己主动犯事进监狱来避开杀身之祸。

  在唐丁的眼中,这男人是个聪明人,不光办事聪明,而且知道的多,心眼也够用,这人让唐丁的观感很好。

  “你叫什么名字?”唐丁问道。

  “我叫鞠奇。”

  “鞠奇?这个名字有意思,”

  唐丁突发奇想,“鞠奇,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我给你算个命吧。”

  对于唐丁的“算命”,鞠奇可不敢不答应,毕竟唐丁是这里的“主事者”。

  唐丁其实也是闲着,他就想给这个叫鞠奇的算算,看看他能否逃过这杀身之祸。当然了,给鞠奇算,其实某种意义上也是给唐丁自己算,只是唐丁这个相师却不能自己算自己。

  唐丁先用鞠奇的面相,给他看。

  这一看,唐丁发现鞠奇命不该绝,他至少还有四十年以上的寿辰。

  唐丁再看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

  四十年的寿辰,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鞠奇还能活四十年,可是这里是无法攻破的“堡垒”,难道鞠奇竟然有办法出去?如果鞠奇有办法出去,那么自己是不是也有办法出去了?

  唐丁怀疑自己这个推演结果不对,于是就问了鞠奇的生辰八字,然后又用鞠奇的头发作为辅助,给鞠奇推演了个“正式”的命理。

  这一番推演,得到的结果竟然一样。

  这次的结果比上次的要精确不少:鞠奇还有四十五年的寿辰。

  四十五年,鞠奇肯定不能在这里活四十五年,那么鞠奇会怎么出去呢?

  不论唐丁怎么看,都感觉这眼前的混凝土浇灌,根本无法破解,自己这里又没有挖掘机。

  “对了,鞠奇,我能不能问问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建筑师。”

  听到鞠奇的回答,唐丁心中一动,“那这么说你做过不少项目喽?那你有没有办法破除外面的混凝土,让我们从这里出去?”

  鞠奇摇摇头,“没有机械,根本无法破拆混凝土。”

  “那你感觉咱们这里有没有什么可供我们把握的建筑的‘漏洞’?”

  鞠奇想了想,“如果说漏洞,也不是没有,但是我感觉这不算是漏洞,因为我们根本无法打开这漏洞。”

  “哦?这话怎么说?”

  “我是建筑师,最擅长的就是计算,对建筑物的各种计算,我在计划自己犯事之前,其实我就想到了一些问题,提前搜集过我可能被关押的几所监狱的资料,包括这些监狱的建筑年月,建筑类型,包括里面的排水。”

  “如果说想找这监狱的漏洞,那么只有排水可找,只要找到下水道就可以。可是这排水管道的漏洞,监狱的设计者也早已想到了,对可能逃脱的地方,栅栏都做了焊接、加固处理,所以,在没有工具的前提下,我们根本无法通过这些排水栅栏。”

  唐丁听到栅栏两个字,眼中一亮。

  自己这精钢的结构撞不破,但是这栅栏应该没问题。

  别忘了,唐丁可是金丹境巅峰的高手,对付栅栏问题不大。

  “下水道,你确定这里有下水道吗?”唐丁问道。

  “肯定会有,每个建筑物,建筑师都会预留下水道,做排水之用。”

  “如果我能打开栅栏,你能找到出去的路吗?”唐丁兴奋的问道。

  听到唐丁的话,鞠奇也是眼睛一亮,“如果你真有办法,打开栅栏,那么我可以带你找到出去的路。”

  “真的?”

  “真的,这监狱的下水,我也简单的研究过,我是个建筑师,而且我正好还负责过旁边的宜山的建筑加固工作,那里的下水管廊,我也看过,根据我的判断,宜山的下水管廊应该直通这里,跟监狱是一条下水道,如果我们能够打开下面的铁栅栏,那么我可以带你从宜山离开。”

  听到鞠奇自信的话,唐丁也很高兴:心道,这瑶池仙境的阴曹地府,大概没看好自己,根本就不打算收了自己。

  “那好,快找下水道,我们就从下水道出去。”

  唐丁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昨天的混凝土浇筑刚开始的时候,唐丁就曾跟张珺婕说过:这上面和前后左右都被浇筑了,那么只有地下才是唯一的逃生出路,只是唐丁那时候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一语成谶。

  大家听到有逃生的希望后,众人全都精神大振,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下水道。

  下水道位于走廊的尽头,不过被唐丁撞塌的墙壁埋了起来,即便是被埋的下水道,还是抵挡不了众人求生的意志,很快就被找了出来。

  这个下水道是铸铁所铸造,不过这铸铁对于唐丁来说,根本不是事。大概这下水道做的时候,也不会想到这里会关押像唐丁一样的绝顶高手,所以,没人会想到把下水道换成韧性更好的精钢,如果真是精钢,那么唐丁或许还真不大好办。

  但是对于发脆的铸铁来说,那就太容易了。

  唐丁跺了一下脚,就把这里的铸铁井盖跺碎。

  虽然这里的下水道口很小,但是众人也都没有大体型,在强烈的求生意志支配下,大家都能勉强钻进去。

  一开始的下水道,需要大家蜷缩起来趴着走,但是在走过几个拐弯之后,出现了鞠奇所说的第一个铁栅栏。

  这铁栅栏虽然坚固,但是却难不住唐丁,唐丁把铁栅栏弄弯了两根,众人就可以从这弯缝中钻出。

  过了这道铁栅栏后,下水道也逐渐开阔起来,可以弓着腰走了。

  虽然这下水道里面又脏又臭,可是没有一个人有怨言,因为大家都知道不出去只有死。

  逃出的过程中,鞠奇会时不时的停下,然后辨明方向。

  这下水道七拐八拐,如果不是鞠奇,谁也找不到这里的方向。

  众人在行进途中,又遇到了第二个,第三个铁栅栏,不过都被唐丁给破坏掉了。

  破坏了三个铁栅栏后,下水道豁然开朗,直立行走都没问题。

  根据鞠奇的说法,这里应该是宜山景区的通往下游的主下水道了,这是为了防备景区中大雨泄洪用的。

  “从这里往上走,就是宜山景区了,从这里走我们就能出去了,不过可能还会经过一到两个栅栏,是拦截大的物体漂浮物用的。”

  听到鞠奇的话,众人都很兴奋,因为走到这里就意味着大家已经逃离了监狱,马上就要自由了。

  跟鞠奇说的一样,鞠奇带着众人往上走,果然遇到了两个铁栅栏,但是这两个铁栅栏的开口很大,根本都不需要唐丁弄弯就能钻出来。

  等众人从下水道钻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满天星斗。

  众人已经从宜山监狱逃了出来,逃出生天,置身宜山景区了。

  虽然这一路行来,大家浑身都带着下水道的恶臭,可是逃出生天的喜悦,让大家都露出了笑容。

  “咱们就在这里分开吧,有缘再会。”唐丁带着张珺婕跟众人告别。

欢迎大家访问:花生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916book.com/book/21576/2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