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的是很好听,但是冷夫人听了却只冷笑一声,道,“你想得也太美了!”

  她辛辛苦苦给女儿相看,可不是为了庶女的前途设想,这丫头倒好,一张嘴就先说她女儿的不是,更摆出一副自己是为嫡姐好,为大家好,才牺牲自己的模样。

  这叫什么?得了便宜还卖乖?

  冷夫人冷冷的看着庶女,看她那幅作派,就想到她那姨娘,心里对庶女更加不喜。

  冷佳芸虽不想嫁钱小爷,但是不代表她就愿意把钱小爷让给冷佳意,她扬眉看向冷佳意,轻笑问,“妹妹莫不是看到了,这些天来巴结的人,所以动心了?”

  “妹妹一心为姐姐分忧,姐姐这么说,可真是冤枉妹妹了。”

  分忧?哈!

  冷夫人摇摇头,“你放心,等你大姐出阁之后,我就能抽出手,来帮你相看婆家了,你且等着,不急。”

  听起来这话完全没问题,但冷佳意听了却觉背脊一凉,抬眼看向嫡母,就见嫡母那双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完全没有一丝温度,彷佛就是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冷佳意突然觉得恐惧,她从没想到,向来温婉端庄的嫡母,竟也有如此令人恐惧的一面。

  冷夫人没和她多说什么,见她似被自己吓着了,就不再搭理她,三言两语就把她打发走了,压根就忘了,一开始是为什么找她过来了。

  等她冷佳意走了,冷佳芸才问她娘,“您刚刚叫她来是做什么的了?”

  “哎呀,我怎么就给忘了?”

  冷夫人惊呼,不过不打紧,“去,把今天在二小姐身边侍候的人叫过来。”

  等把人叫过来了,问明白今天在天宝坊发生的事情后,冷夫人方才沉下脸,“这天宝坊的掌柜也是了得,一下子就抓到那几个夫人的弱点。”

  冷佳芸嗤笑一声,“那算什么厉害啊!那掌柜的能在天宝坊做掌柜,肯定是有点能耐的,倒是那个张千亚,您看要不要趁早将人打发走?”

  没的坏了她冷家的名声。

  叶家来国都的时候,大概是怕跟随在女儿身边的那些姑娘们,会在不经意间,坏了自己的好事,所以并未带任何人跟着叶千亚来国都,叶千亚被送去张家,成为张千亚一事,按说叶家的亲戚们不该这么快就晓得,还跟到国都来找张千亚的麻烦。

  这背后肯定有人在弄鬼,这人要弄张千亚,无妨,但不能在她和冷家人同行的时候发作,这会将原本毫不相干的冷家给拖下水。

  只是这背后之人会是谁?张夫人的娘家?还是叶家?

  叶家人应该不至于如此,那会是谁?褚家?不对,张千亚的生母不说是褚家姑太太的女儿吗?那张千亚就算不是叶夫人褚氏所出,也和褚家有亲戚关系。

  会是谁呢?

  早在张千亚刚认祖归宗时,涎城城主府后宅一小院,暖暖的炕上坐在一貌美女子,看年纪应该也有二十多岁了,身边一名与张千亚样貌有些相仿的少女,正捏着张帕子,低头嘤嘤低泣着。

  “行啦!在娘这里,哭什么呢?”貌美女子姚姨娘没好气的瞪了女儿一眼,“要哭,就到你爹面前哭去。”

  姚姨娘正是当年,被张城主用来忽悠妻子的那名外室,张城主见她听话乖巧,那次被妻子堵到,便顺势把人带回府里,只是带回来之后,他又在外另寻外室,一样,也是长相和叶夫人神似,这样才好拿来当挡箭牌。

  在府外,张夫人拿捏不到,进了府,后院可就成了她的天下,张城主因养外室,被她逮个正着,因此对她对姚氏挑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故姚氏自进府后,日子并不好过,尤其是在张夫人得知她怀有身孕之后,情况更是变本加厉。

  别以为她有喜了,张夫人就会放过她,错了,张夫人更加痛恨她,但她不敢直接弄掉姚氏的孩子,毕竟她不清楚姚氏在丈夫心里的地位。

  刁难她,是难免的,只要不过份,丈夫不会怪罪她。

  加上张夫人身边有数名有经验的嬷嬷,她们很清楚怎样做,才不会让姚姨娘动了胎气,可夫人又能出口怨气。

  姚氏因此苦不堪言,她想着,只要夫人做的太过,自己动了胎气,就会惊动城主,城主一出面,自己就能母凭子贵,从此脱离夫人的毒手。

  可惜事与愿违,每每张夫人待她太过苛刻的时候,她身边的嬷嬷就会出面制止,姚氏也因此每每在昏倒、动了胎气的边缘徘徊,就差那临门一脚啊!然后就被嬷嬷破坏了。

  她也想过装晕,但张夫人根本不派人请大夫,而是由她身边嬷嬷出手,狠掐她的人中,直到她悠悠醒转才松手。

  这种经验有一回就够呛了!更何况她还是个孕妇呢!张夫人恨不得她小产,姚姨娘却不敢拿腹中胎儿来做戏,因为后果是自己承受不起的,张夫人之所以敢这样待她,除了她正室身份外,最重要的是娘家这座靠山,她身边有好几个嬷嬷帮她出谋策划。

  姚氏为此恨死张夫人身边这些嬷嬷们了,所以她没少利用人,挑拨嬷嬷们内讧,只有除掉这些老货,张夫人没了爪牙,才能好好的被收拾。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自己才出手对付了大少爷兄弟两个,还没收拾张夫人呢!张夫人自个儿就先作死,被张城主逮个正着。

  好不容易收拾好心情,想要庆贺一番的时候,女儿跑回来哭诉,说丈夫接了一双流落在外的儿女,那个女儿长得和自己女儿可相像了!

  等她真见着了张千亚,姚姨娘方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是张千亚兄妹生母的替身?虽然早从张夫人口中听到过无数回,可是她一直都以为,那是张夫人在嫉妒自己,所以才口不择言。

  没有想到张夫人所言,竟然是真的?

  她真的是张千亚生母的替身?

  那次她是真的静下心来打量女儿和张千亚的容貌,她不得不承认,女儿张宥阳站在张千亚身边,就像是一个失败的仿品,容貌虽相像,但精致度差太多了,女儿宥阳原本美丽精致的容颜,与张千亚相比,就是个粗糙的仿品。

  那是不是可以认为,张千亚的生母,要比自己长的精致秀美许多?

  思及此,她不禁自嘲的笑了起来,可真是委屈张城主了,要忍受她这个不成样的仿品。

  再一问张千亚兄妹的年纪,她便明白了,她被张城主收为外室时,正是张千亚生母刚有她哥的时候,至此,她已然完全清楚,自己就是被找来给张千亚生母做挡箭牌,当替身的。

  不过张城主也厉害,怎么能找到自己,这个和张千亚亲娘如此相像的人呢?莫不是自家和张千亚亲娘家,有什么亲戚关系吧?

  别说,还真被姚姨娘猜中了,只不过她的手伸不出府去,因此她没办法派人去查,同时她也无法利用城主府的人替自己办事。

  所以她选择了,自己能做的事情。

  张宥阳已经出嫁,之所以回来哭,是因为她相公不知打那儿得知,新认回府的妹妹就是那个叶千亚,所以要她回家,把刚认祖归宗的张千亚拐回家,好姐妹共侍一夫。

  她对丈夫这个提议可谓是深恶痛绝,对给自己许了这么个丈夫的嫡母,更是恨不得她去死。

  那个死鬼不止大她二十岁,还是个猥琐的伪君子,之前他就相中她另一个妹妹张堇萝,可人家姨娘十余年盛宠不衰,可不像她姨娘,甫进门就被嫡母整治收拾得老实不已。

  她可没那胆子设计张堇萝,所以被丈夫暴打了好几回,后来她花钱买了个貌美的小妾给他,才算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没想到张千亚才回府,这家伙就盯上了她。

  她丈夫会看上张千亚,其实也不奇怪,第一,张千亚虽在叶家长大,可她亲娘没了,进了张家认祖归宗,一切都得听张家的。

  第二,城主府不止她一个女儿,如今张夫人被夺了权,内宅等于没有主子当家,如果在这个时候,张千亚出事,没人可以负责任,也就没人会被责怪。

  第三,张千亚是刚认回来的,这么多年一直流落在外,张城主肯定对她心怀愧疚,如果将她纳进门,这嫁妆肯定要比娶张宥阳这个正室还多。

  再来就是可以满足,这猥琐男阴暗的幻想了。

  瞧,那么的一举数得啊!

  因此他哪能不着急催着妻子,赶紧出手让他如愿呢?

  姚姨娘听了女儿的哭诉,气得半死,可又能怎样?

  女儿已是黄家妇,出嫁从夫,丈夫这么吩咐,她能不照着做?

  可是张千亚已经被府里的人吓得逃去国都了,要怎么把人弄回来呢?

  “女婿既说了要她作妾,你想想,她是做良妾好呢?还是贱妾好?”

  张宥阳摇摇头,不懂其中的差别。

  “聘者为妻奔为妾,这妾还有分良与贱,良妾就是出身良好的姑娘,虽是委身作妾,但比贱籍出身的妾地位要高很多。”

  “贱籍?娘,张千亚之前可是擎天山庄的大小姐,合家独宠的宝贝儿,她怎么可能会给人做妾?”

  “傻瓜,要是她与人……”想了下,姚姨娘续道,“女婿想的不也是如此吗?要你把人弄回去?就是要跟她先生米煮成熟饭,反正她之前也没反对叶庄主让她给人做外室啊!”

  姚姨娘现在可以肯定,女婿定是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才敢把主意打到张千亚身上。

  “再说了,她之前坑过多少人,就连自家亲表姐和堂姐都不放过,害她们被退婚。”

  张宥阳如今育有一女,想到女儿长大后,临近出嫁时,才被男方退婚,她就心疼不已啊!被张千亚所害,有如此经历的女孩可不止一人。

  “我想,不用咱们出手,让她自己开口,求着你带她回去,好避开那些找她麻烦的人,到时候在你那里,出了什么事,也都是她做来的,怨不得别人。”

  姚姨娘想,之前被她勾引,临到婚期才悔婚的那些男子,实在是太年轻了,抑或是张千亚一直以病弱示人,那些男人为表自己怜香惜玉之心,所以从不曾真正对她出手过。

  但依照她以前的作为,一旦去了女儿婆家,她肯定会故计重施,因为她控制不住自己,定要在人前示弱,好让人怜惜她,女婿在还没看到人之前,就已经起了色心,一旦见到真人,还按捺得住?

  他肯定不会放过张千亚的!

  到时候,就等着看她自食苦果吧!

  倒是女儿这里……“你,要不要趁此机会,与女婿和离?”

  “嘎?”张宥阳听呆了,她没听错吧?“和离?”

  “是啊!她生得比你精致,女婿一旦得到她,说不定就会冷落你,如果你有儿子傍身,倒也不愁,可你没有啊!她在黄家若是得宠,纵然是贱妾,可架不住男人把她放在心尖上啊!说不定她进门后,你就只有独守空闺的份了!一两天还成,十年二十年呢?”

  张宥阳忍不住皱起眉头考虑这件事。

  “她要没有儿子,倒也还好,如果她生了儿子,你觉得自己还能和她和平共存?”

  张宥阳原想说她能,可话到嘴边,又被她给吞了回去,不能,不可能。她无法看着她有儿子,自己却没有。

  然而张千亚是丈夫点名要的,之前已经让他失望一回,这次……“既然他这么对千亚如此上心,想来日后有她相伴,女婿的日子也能过得舒心不少。”

  张宥阳的丈夫既然大她二十岁,在她之前有过两任妻子,元配育有两个儿子,在生小女儿时过世,第二任妻子比较惨,怀了孩子没多久就小产,如此往复直到她过世,也没能生下一个孩子来。

  至于张宥阳,她进门两年,生了一个女儿,也因为生的是女儿,所以两个继子待她还算客气,至于继女,早就出嫁了,要不然两‘母女’碰面还挺尴尬的,因为张宥阳比继女小两岁。

  张宥阳一开始被两个比自己大许多的继子夫妻叫母亲,还觉得挺别扭的,后来也想开了,至少他们对自己还挺尊重的,人前面子给得足足的,人后嘛!计较得太多是自己难受。

  “可我舍不得嫣姐儿。”嫣姐儿是张宥阳的女儿。

  “反正是个姑娘,想来女婿不会介意你带走她,只是,他大概会要求你不得改嫁,或者不能把孩子带去新婆家吧!”姚姨娘提醒女儿。

  姚姨娘让女儿想想,然后又劝道,“嫣姐儿可是女婿的亲骨肉,是黄家名正言顺的二小姐,倘若你求去,是因为这事而起,所有人只会说你委屈了,你临走前,再把嫣姐儿托付给那对兄弟夫妻两。”

  姚姨娘意有所指的看着女儿,张宥阳深思良久方才反应过来,“娘的意思是……”

  “只要在嫣姐儿身边安排人,不要让她被卷入他们和新继母之间的争斗,想来她在黄家,会比跟你要强。”

  姚姨娘这是为闺女着想,她早就对女婿深感不满,要不是张夫人,她怎会把女儿嫁去黄家,一旦和离,带着拖油瓶,行情肯定下跌,这可不成,纵使姚姨娘也心疼外孙女,但和女儿相比起来,外孙女到底是差一层。

  张宥阳回家后,便对丈夫说,要把张千亚弄来不是件简单的事,因为她跑去国都了,得先把她弄回家来,等她发现国都已无人可投靠,家里又不被待见,方有机会让她跟着回来。

  这才有了叶家亲戚,在天宝坊寻张千亚晦气的事。

  得知此事,被天宝坊的掌柜横插一手,姚姨娘有点恼,不过也知道,人家是天宝坊的掌柜,自然是容不得有人在天宝坊闹事。

  只是如此一来,那些夫人太太们还会去找张千亚的麻烦?

  看来需要再添把柴,把火烧得旺一些才成。

  :。:

欢迎大家访问:花生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916book.com/book/21572/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