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十欧的筹码,谷涛全部扔到了老虎机了,然后不管三七二一全部按下了777,然后拉下了把手,200点如果中了的话,就是一百倍,再加上三连倍数大概就是六百倍,20块的六百倍就是一万二。

  等到画面真的停在三个7上面时,赌博机开始唱歌,狐狸医仙意识到这是中了,她高兴的跳了起来,尖叫着发财了发财了并引来了半个赌场的人的目光。

  有些闲逛的看了过来,发现还真的是中了最大奖,不过看到赌注只有二十块的时候,他们都笑了,就连经理在旁边看着都面带微笑。

  是啊……是该他中一把了,再不中他就该走了,这可是大肥羊啊,千万可不能凉了呀。

  等赌博机唱完歌,经理帮谷涛把一万二兑换出来,谷涛拿着这些筹码对狐狸医仙说:“看到没。”

  “你才赢回来百分之一……”

  “别急啊。”

  谷涛不和人玩,因为如果赢那些人的话,没有成就感的,最简单的就是玩梭哈这类的游戏,他能把别人的牌算得一清二楚,所有的概率都会成型,哪怕是极端情况都躲不开他的眼睛,所以去赢一些无辜群众的钱没意义。

  赌博嘛,最终的目的如果不是为了钱的话,那么去赌真正的概率才是最有意思的,赌机器的返利点、赌乱数峰值,这才是赌博里最有意思的地方。

  所以谷涛来到没什么人玩的电子赌博机前面,一排五台机器,他全部下注,把所有的筹码都平均分配在了这五台机器上面,然后开始瞎鸡儿下注,就按住不放点满,然后同时按下启动键。

  而接下来的事,让所有围观这个衰神的赌徒都惊掉了下巴,这五台下了筹的机器无一例外都停在了他下注的地方,五台机器集体开始闪烁起来,看着上面计点的东西开始哗哗哗的往上涨,经理的脸色也跟着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一次一万二的综合收益是七倍,也就是说之前那差不多一百万欧的本金已经在这一波就回来了十分之一,狐狸医仙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她平时最喜欢在基地的小超市里用找零的硬币玩几把老虎机,知道这种东西的概率是多少,而现在……五台单点居然都中了,她看着谷涛的侧脸:“你……怎么做到的?”

  “小看我的位面之子?”谷涛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朝经理招手,用意大利语说:“请给我兑换筹码。”

  经理没说什么,默默的吩咐人做了,而拿着近十万欧的筹码谷涛继续开始进入了下一轮,而从这一刻开始,幸运女神仿佛在眷顾他,无论他玩什么设备只要投注必赢,不到半小时就把之前输的全部赢了回来。

  经理真的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这诡异的程度超过了他的想象,而诡异的事情还在继续,后面谷涛将赌场里所有的电子设备玩了一个遍,但不管是哪一台机器,他都能压中。或者说无论他买什么,都一定会中。

  很快,经理头上已经开始擦汗了,而在后台的确是没有发现任何作弊的迹象,也就是说……他是真的凭自己的运气中到的,所谓回报率已经跟摆设一样了,人家就是能中!

  “这个人有些奇怪。”

  赌场的监理人站在玻璃窗后面看着谷涛不停的中不停的兑换筹码,他对身边一个皮肤雪白的男人说了一句:“去看看。”

  “好的,先生。”

  这个白得不像人类的男人从后面走到了大厅,站在谷涛身边,他不断的扫视着谷涛,但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到,而就当他想继续深入的时候,突然视线被狐狸医仙挡住了,他顺着她的腰肢往上看去,接着突然之间一直巨大的狰狞的狐狸扑向了他,那可怕的姿态和强势的力量让他当时就被吓了一跳,腿一软就跌倒在了地上。

  “不要乱偷看哦。”

  小玉晃着手指,表情看着可爱,但她身后的狐狸却呼出可怕的狐火,赤红着眼睛盯着地上的男人。

  他从地上起来,快步的离开,返回了玻璃窗后,还没等他开口,监理人就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看到什么了?”

  “高阶……超高阶的妖灵,远比血腥玛丽要高级。”

  监理人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点头:“那就让他们玩吧,这样的人,我们没必要去招惹。”

  “而且这个东方人……”那男人指着谷涛:“他很可能是……”

  “是什么?”监理人侧过头看着那个男人:“说。”

  “我不确定,但我认出了他身边那个白种人。”

  “那是谁?”

  “欧洲骑士总会,会长,施罗德。”

  监理人的脑子嗡的一声,他是个聪明人,他不是黑手党成员,但在这个地方开起了一个最大的赌场,除了他老板厉害之外,他自己的能力也是不容小觑的,虽然是个普通人,但脑子着实好用。

  欧洲骑士总会的会长,这样的人物就是出现在黑手党教父面前,教父都需要恭敬的请给他倒酒的,而他却从头到尾站在那个年轻人身边,甚至连走路都不会超过他的步伐。

  这说明什么?

  不傻都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地位远远超过施罗德啊。

  一个地位远远超过骑士团大头领的年轻人,教皇吗?显然不是,这是个东方人。那么东方人里究竟是谁有这样的能量?而且就像身边的蜥蜴说,那个女孩是个超高级的远高于血腥女皇的妖灵,那么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是不是呼之欲出了?

  想通这个点,监理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他立刻回到了办公室,拿出电话打给了大老板:“boss,东方的那个人来我们赌场了。”

  “谁?”

  “那个……”监理人哭笑不得的说:“虽然我不确定,但如果没有问题应该是不会错了。基地的前领导人。”

  电话那头沉默许久:“让他玩得高兴点,钱我现在给你汇过去,千万不要试图去挑衅,他会还给你的。”

  “明白。”

  这边很快收到了大笔汇款,有了老板的首肯还有资金支持,监理人显然松了口气,他吩咐下去说按照帝王级的待遇伺候谷涛。

  而谷涛很快发现有些不对,因为他手上的筹码都快上千万了,但不但没人来找他聊天,反而好酒不停的上,还有人过来为他提供各种服务。

  “为什么啊?”

  小玉噘着嘴:“他们怎么回事啊!”

  “算了。”谷涛叹了口气:“没意思,作战失败。”

  说完,他指着手上的筹码对小玉说:“你去找个台子,把这个梭掉,然后我们走。”

  “钱不要了?”

  “人家做生意也不容易。”谷涛摇摇头:“而且这个场子看上去很规矩,别乱了人家的规矩。”

  “好吧。”

  小玉无奈的抱着筹码去梭了,不出意外的一波清场,然后他们就准备往外走,而这时监理人快步的走出来,挽留住了谷涛,满脸堆笑的说:“先生,今天还开心吗?”

  “还行,不过我赢了那么多,你们怎么不出来找我麻烦?”

  “我们是正规赌场,不是那种地下黑赌场,我们敞开门做生意,您只要不作弊,赢多少都是您的本事。我来找您的意思是,恭喜您成为本赌场第一百万名玩家,我们会为您准备一份大礼。”监理人朝后面招招手,立刻有两个漂亮姑娘走上前拖着两个盘子:“一张两百万欧的支票和一份我们赌场永久贵宾的证明,请您在这签字。”

  谷涛看了看支票,又看了看那张贵宾证明,嘴角露出微笑,他拿起支票:“跟你们老板说,好意心领了,我的名字不太方便签。”

  说完,他就走了……

  而他走之后,监理人扶着大门晃晃悠悠的喘着粗气,这真的是惊心动魄,看来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只是可惜他没有签名,如果签了名,这张纸就能成他们赌场的准点之宝,别说什么黑手党……恐怕就是意大利政府都得掂量一下的那种。

  他很快将情况汇报给了老板,那头似乎也长出了一口气,并口头表扬了监理人,然后奖励了一个季度的奖金还有今年增加百分之十的分红。

  “老板,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您那么害怕这个人?”

  “你不需要问,只需要干好你的事,不过看来那些乡巴佬的黑手党可能要倒霉了。对了,你找个向导给那位先生,让他知道一下这里的情况有多恶劣。”

  “明白。”

  监理人立刻找来刚才那个白脸的男子:“你去找一个机灵的,会说中文的当地人,去给今天来的人当向导。钱方面好说,你给出一个无法拒绝的高价。”

  “好的。”

  而谷涛现在和小玉他们坐在海边的酒吧外,看着远处燃起篝火的年轻人,小玉显得闷闷不乐。

  “失败了。”小玉不高兴的说:“他们怎么那么懂事啊。”

  “身份暴露了呗。”谷涛喝了口当地产的新鲜的啤酒:“这个锅得施罗德背。”

  “嗯。”施罗德点头:“那个妖灵应该是认出了我,进而认出了你。”

  谷涛叹了口气:“我都低调成这样了,还能被认出来么?看来身份分离的还不够彻底。”

  “是的。”施罗德喝着一杯红酒:“很多人并不知道内门的宗主和基地的创始人是同一个人,特别是我们这些外国人。”

  “明天一早你就回去休息吧,你在这我们什么都干不了。”小玉不满的看着施罗德:“骑士团团长呢。”

  施罗德无奈的看着小玉笑了笑:“明天我就回骑士团大楼等吩咐好了,不过没有向导真的可以吗?”

  谷涛倒是满脸无所谓:“你听我的意大利语还流利不?”

  “流利。”

  “那我可以问嘛!”

  :。:

欢迎大家访问:花生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916book.com/book/2155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