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公输玲珑沉吟了下说道。

  一昧的拒绝这个女人,似乎也不是那么一回事。

  与其如此,还不如先看看她那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见招拆招就是了。

  “请嫂嫂跟小妹出去逛逛,咱们边逛边说。”百里灵儿央求道。

  公输玲珑沉默了下,点了点头:“那就出去吧。”

  一方面心情极度压抑,出去散散心也好。

  另外一方面,她也有些好奇这位盛气凌人的来自百里家族的天骄,究竟为了何事竟然可以如此委屈她自己,在自己面前竟如此的低三下四,再次恳求自己跟她出去。

  这样的百里灵儿无疑极其的反常。

  “多谢嫂嫂。”百里灵儿笑道。

  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若是这个讨人厌的女人坚持不出去,自己还真拿她没辙,总不能打晕强行带走吧?

  这个女人在如何讨人厌,终究也即将入嫁百里家族,成为她名义上的嫂嫂,因此百里灵儿还真不好对其下手。

  “还请稍等,容我沐浴更衣下。”公输玲珑说。

  “好的,嫂嫂。”百里灵儿笑笑。心里埋怨这个女人的事未免也太多了一些。

  这一等,竟是足足等了大半个时辰,等得百里灵儿都快忍不住拔剑冲进公输玲珑的房间,公输玲珑这才梳洗完毕,来到百里灵儿面前。

  更让百里灵儿吐血的是,这个女人依旧穿着那套衣服,她压根就没有沐浴更衣,她在玩弄自己。

  “该死的!”

  百里灵儿恨得牙痒痒,却是不得不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说道:“嫂嫂,你这衣服真是好看呢。”

  公输玲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些啥。

  当下两人走出公输家族,上了那飞马,在那大街上闲逛起来了。

  这一路上,百里灵儿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公输玲珑闲扯,询问一些有关鲁城的风土人情,就是没说约她出来的真正目的,公输玲珑不冷不淡回应的同时,心里倒也不着急。

  走完一条街之后,两人绕到另外一条街上,最后来到百里灵儿所入住的那客栈跟前。

  “还请嫂嫂移步小妹所入住的那客房里,小妹有一样东西想让嫂嫂过目。”百里灵儿显得神秘兮兮的说。

  “哦,那玩意儿也不算是个东西。”百里灵儿补充说道。

  那个混蛋压根就不是个东西,说他是东西那是对东西的一种羞辱。

  公输玲珑点了点头,下了飞马,跟随百里灵儿走进那客栈里。

  她还真有些好奇了,这个百里灵儿究竟在搞什么鬼,什么东西又不是东西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很快的,两人来到那房门跟前。

  百里灵儿推开门走了进去,回头看着依旧站在门口的公输玲珑说道:“嫂嫂,你快进来啊。”

  迟疑了下,公输玲珑迈步走了进去。

  扫了这个豪华的房间一眼,随即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了。

  因为她看到了一道背影。

  她万万没想到,这房间里竟然还有其他人的存在,百里家族的人?

  这是一个男子,男子背对着自己,看不见他那张脸。

  不知为何,公输玲珑却是觉得男子背影看起来相当熟悉,但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他究竟是谁。

  “嫂嫂,这就是我想让你看的那不是个东西的玩意儿。”百里灵儿指了指男子的背影说。

  百里灵儿心里这个爽啊。

  一直以来白里灵儿都懒得跟他人动嘴,发生矛盾直接一剑过去也就是了。

  打不过对方就报出自己的身份,对方基本都会吓得屁滚尿流赶紧跪下磕头认错。

  现在才知道,有时候过过嘴瘾损损人也是相当有意义的一件事情,这所谓的有意义就在于,这可以让你原本恶劣的心情舒坦一点。

  “什么意思?”公输玲珑扫了百里灵儿一眼淡淡开口。

  “这个不是东西的玩意儿想见嫂嫂一面,刚好呢本小姐又欠这个不是东西的玩意儿一个人情,所以本小姐只能把嫂嫂带出不来了,嫂嫂不会怪罪小妹吧?”白里灵儿笑呵呵的说。

  公输玲珑面色阴了阴,转身就想走人。

  她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却是没有任何兴趣听他说任何话。

  就在这时,一道显得如此温柔却又如此暧昧的声音在公输玲珑的耳旁响起。

  “珑儿姐姐……”

  百里灵儿一听,干脆一身鸡皮疙瘩,差点一个没忍住拔剑就冲这个不是东西的玩意儿劈过去!

  她在不喜欢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也即将成为百里家族的一份子啊,即将成为她的嫂嫂。

  这不是东西的玩意儿却是敢用如此恶心的语气说出如此暧昧的称呼,当着该杀。

  公输玲珑的身体却是一顿,眼珠子一下子瞪得滚圆。

  她脸上的肌肉一下子就绷紧,小脸煞白一片,脑海剧烈的轰鸣着,心里掀起了巨浪,压根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是他?

  公输玲珑那几乎已经停止运转的脑子里出现了一道日思夜想的身影。

  是的,是他!这是他的声音,也只有他才会如此称呼自己,而且听起来还给人一种色眯眯的感觉。

  她猛地回头,愣愣的看着那道愈发熟悉的背影,不知不觉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了。

  心里的那种极度委屈,那种担心,那种压抑,也在这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泽道转过身来,咧着嘴,笑呵呵的看着明显消瘦,气色不佳的公输玲珑,心里自是满满的都是歉意。

  想也知道,这些日子的她有多压抑。

  “珑儿姐姐,好久不见啊。”

  “登徒子……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公输玲珑喉咙蠕动了下,泪珠子开始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落。

  百里灵儿大眼睛在公输玲珑身上转了转,又在李泽道身上转了转,突然间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

  这气氛完全不对,李泽道的情绪不对,公输玲珑的情绪更不对。

  这似乎不是癞蛤蟆死皮赖脸想吃天鹅肉的戏码,这似乎更像是私定终身的癞蛤蟆跟天鹅历经了千辛万苦总算走到一起的感人戏码。

  一阵风吹过!

  “卧槽!”

  百里灵儿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得滚圆,脸色煞白如纸,身体剧烈的抽搐,心里被一大群曹尼玛疯狂的践踏,整个人凌乱无比。

  她就觉得自己遭天谴了,否则怎么会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呢?

  公输玲珑,这个三天后即将嫁入百里家族成为她的嫂嫂的女人,竟然像是小鸟入巢似的,一下子就投入了李泽道的怀抱当中。

  甚至,她还一把搂抱住李泽道的脖子,主动将自己的香唇送到李泽道的嘴里。

  百里灵儿彻底的傻了,脑子里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只能傻乎乎的看着这两人在那边旁若无人的啃着对方的嘴,还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几个呼吸之后,百里灵儿从极度的惊愕中惊醒过来。

  随即滔天的怒火弥漫了百里灵儿整个胸腔。她很愤怒,她从来都没像现在这样如此的愤怒。

  之前惨遭李泽道羞辱的那种愤怒跟此时这种愤怒比起来,当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她的身体在剧烈的抽搐,她的肺都快炸了。

  她觉得自己当做是傻逼骗得团团转,觉得这个不是东西的玩意儿在挑衅百里家族的权威,更是觉得这个该死的女人这是在羞辱强大的百里家族!

  百里灵儿再也无法忍受了,她想杀人!她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那么想杀人。

  “奸-夫淫-妇!你们给本小姐住嘴!”

  她的眼睛喷出火来了,咬牙切齿的挤出这几个字。

  “哐!”长剑出鞘!

  百里灵儿握紧手中长剑,狠狠的朝着这忘乎所以,极其不要脸的奸-夫淫-妇劈了过去。

  呼吸之间,一道显得神秘的金色光芒却是骤然间出现,一下子就挡住挡住了百里灵儿的这一剑。

  百里灵儿楞了几个呼吸,随即像是疯了似的,一剑又一剑疯狂的劈在那骤然间出现的金色光幕上,却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劈开这道金色光幕,然后将里头那不要脸到极点的奸-夫淫-妇剁碎喂狗!

  “你有病啊!”

  李泽道不得不松开公输玲珑的小嘴,相当郁闷的看着百里灵儿。

  没看到人家小两口正久别胜新婚的在那边互诉衷肠吗?你这么捣乱是相当的缺德的行为你知道吗?

  “你才有病!奸-夫淫-妇!本小姐杀了你们!”百里灵儿气急败坏的吼道。

  看着李泽道那爪子相当不老实的搂着公输玲珑的腰,公输玲珑则小鸟依人般的蜷缩在他怀里,脸上布满了幸福的泪水以及笑容,她就气得想抓狂 !

  握紧手中长剑又狠狠的一剑过去。

  “奸-夫淫-妇,有种撤了黄金罩,看本小姐不杀了你!”百里灵儿气喘吁吁吼道。

  百里灵儿还真是万万没想到,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真的拥有黄金罩这种逆天魂器……他凭什么呀?

  就凭他相当的无耻?

  李泽道还真直接将黄金罩撤了,面无表情的看着百里灵儿,身上骤然间释放出一股极其可怕的气息出来,说道:“百里小姐,若是在让我听到从你冒出一个不干净的字,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你……”百里灵儿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欢迎大家访问:花生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916book.com/book/21465/2297/